导航菜单

辽宁首富0元拿下上市公司,曾是超级牛散,救助甘肃首富被踢出局

白金会棋牌 ?

 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,未经许可,任何渠道、平台请勿转载。违者必究。

  由晋商大佬操持的通化金马即将易主,疯狂并购支撑的业绩终有破灭的一天。

  7月22日,通化金马发出公告称,拟以0元转让北京晋商及一致行动人持有的上市公司29.88%股票,接盘的辽宁富豪张玉富将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。但前提是他要先帮大股东解除股权质押,为此他将承担3.2亿元债务,再提供25亿元现金支持。

  入主上市公司一直是张玉富的梦想。他曾试图同样以偿债换股形式,收购甘肃首富阙文彬创办的恒康医疗,但最终没与债务人达成一致遗憾告终。时间往前拨10年,他还只是受证监会关注的牛散组合成员,不得不以更狂野的方式积攒自己的本金。

  

  0元实控上市公司

  张玉富出资的0元对价惹人瞩目,但他实际充当救火队员,出资20余亿元解救了上市公司的股票质押危机。

  根据通化金马7月22日公布的《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》,张玉富以0元对价接收晋商联盟持有的北京晋商96.97%股权,而北京晋商及一致行动人持有通化金马29.98%股票。因此张玉富实际控制了通化金马29.88%的股票,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。

  除了张玉富,于兰军还受让了北京晋商所持的通化金马19.66%的股票。根据《财经时报》报道,于兰军与张玉富虽无关联关系,但曾共同现身对恒康医疗的收购中。

  

  值得一提的是,北京晋商拟转让给张玉富的通化金马的1.9亿股股票还全部处于质押状态,需要与质权人协商,因此交易尚有不确定性。为此,张玉富不仅承担了晋商联盟的3.2亿元债务,还承诺近期向北京晋商提供25亿元现金支持。说是“0元购股票”,实际价格超过20亿元。

  如不是张玉富出手相救,通化金马可能难逃股权质押命运。截至2019年6月30日,其大股东北京晋商负债本金合计37.59亿元,已到期债务超过27亿元,所持上市公司股权全部质押,对应股份市值尚不能覆盖债务。早在2018年8月,通化金马就有47.3%股份触及平仓线,引发股民疯狂抛售。

  神秘富豪曾是超级牛散

  此次拿下通化金马,张玉富终于得偿所愿。此前他尝试同样以“承债式收购”入主恒康医疗,但以失败告终。2018年10月,甘肃首富阙文彬将所持恒康医疗的42.57%股份,以偿债获股方式拟转让给张玉富,占其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的99.57%。这部分股权同样被阙文彬全部质押。

  与这次收购类似,张玉富和于兰军当时也需与债权人达成一致。但2019年3月,恒康医疗发出公告称,张玉富、于兰军仍未能与债权人、法院等相关各方达成一致意见”,并且恒康医疗债务情况还在恶化。4月,恒康医疗发了封公告,感谢张玉富“提供的及时帮助”,并把他请出了局。

  

  直到近两年瞄准上市公司,辽宁富豪张玉富才进入股民视线。他最早为人所知的战绩,是在2010年9月成功发行私募基金“玉富一号”,并注册成立中元融通投资有限公司。2017年9月,中元融通以现金收购了大连国贸、中海石化等27家公司,据报道总资产超过160亿元,一战成名。

  在2018年10月恒康医疗公告里,张玉富的财富版图得以展现:他实控中元融通、大连国贸、中水亚田、中海石化等多家公司,总资产截至2017年底已有191亿元,净资产77亿元。其下属的公司现金流充裕、经营状况良好,并有当地政府大力支持。

  根据《辽宁日报》报道,张玉富早年曾在东北大学任教,20世纪90年代投身资本市场。

  2007年2月,“牛散”刘芳将ST金泰股价从刚过2元拉升到26.58元,连续42个涨停板,引来证监会调查和全国关注。而《南方周末》的文章《赵一系VS刘芳系:造系神话的背后》指出,另一牛散组合“赵一系”正是赵一辉、张玉富和赵一文。

  当时文章认为,比起缺乏投资规律的刘芳,赵一系更瞄准中石化、中石油系统内的回购退市和让壳重组公司。其操作的S*ST石炼化、吉林化工、S*ST化二、皖维高新,大股东名单都出现了张玉富的身影。

  通化金马的买买买

  翻开通化金马年报,人们不得不敬佩它的高成长:从2014年到2018年,营收从2.08亿元攀升到20.95亿元,翻了10倍;净利润从516.56万元攀至3.31亿,4年翻了64倍。

  但高成长的秘密是:北京晋商从2013年入主通化金马,就斥资数十亿元疯狂并购,买下圣泰生物、源首生物、永康制药等10余家公司。根据通化金马年报,其商誉从2013年的0元飙涨到2018年的20.58亿元,占总资产的1/3。

  

  通化金马是吉林通化的一家老牌药企,1997年在A股上市,主要产品有壮骨伸筋胶囊、脑心舒、六味地黄丸、天麻丸等。2013年,刘成文家族入主通化金马,任命女婿李建国为董事长,主导资本运作。

  李建国从政入商,曾创办九鼎投资,在2011年就管理超过100亿元资金。2012年,他作为晋商大佬,还在北京牵头组建了晋商联盟,根据新华网报道,可以说是吸纳了山西煤老板们的钱,帮助他们转型。

  入主上市公司后,李建国开始用并购推高业绩:买下圣泰生物、永康制药、雍康药材100%股权,控股或参股长春华洋等新药研发企业,拿下上海诗健20.96%股权、买下尚未实际经营的江西丰马医药100%股权、买下安阳源首生物100%股权。

  2018年5月,通化金马再次公告,拟以21.91亿元买下五家医院的84.14%股权,包括七煤医院、双矿医院、鸡矿医院、鹤矿医院、鹤康肿瘤医院。证监会终于忍无可忍,在重组问询函发出18连问,质疑标的资产的业绩差、债务多、担保诉讼隐患、关联交易复杂,对收购能否增强上市公司盈利表示怀疑。

  也是在2018年8月,通化金马发出公告称,公司股价连续下跌,因此北京晋商及一致行动人的质押公司股票触及平仓线。按照公告,触及平仓线涉及4.57亿股,占通化金马所有股份的47.3%。北京晋商不得不找来北京轻工,投资不超过20亿元履行质押的补仓义务。

  2019年6月,通化金马靓丽的财报终于被戳破。其将上一年度收购的源首生物营收2.43亿元调减为1158.7万元,净利润4766.75万元调减为372.95万元,此外还更改了2017年和2018年的存货销售、生产量及库存量。

  面对证监会问询,通化金马干脆称是2018年季报数据披露错误,将第四季度扣非净利润从1.28亿元下调为3988.29万元,将第三季度现金流从1.29亿元下调为3835.73万元。这引发投资者愤怒。通化金马试图扩大董事长权力、放宽对收购限制的提议又引来证监会问询。

  至今,靠买买买支撑上市公司业绩的肥皂泡已被戳破,通化金马也无股可押面临被平仓风险。北京晋商找来辽宁富豪接盘,可谓无奈退出上市公司的最后计策了。

 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,未经许可,任何渠道、平台请勿转载。违者必究。

  由晋商大佬操持的通化金马即将易主,疯狂并购支撑的业绩终有破灭的一天。

  7月22日,通化金马发出公告称,拟以0元转让北京晋商及一致行动人持有的上市公司29.88%股票,接盘的辽宁富豪张玉富将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。但前提是他要先帮大股东解除股权质押,为此他将承担3.2亿元债务,再提供25亿元现金支持。

  入主上市公司一直是张玉富的梦想。他曾试图同样以偿债换股形式,收购甘肃首富阙文彬创办的恒康医疗,但最终没与债务人达成一致遗憾告终。时间往前拨10年,他还只是受证监会关注的牛散组合成员,不得不以更狂野的方式积攒自己的本金。

  

  0元实控上市公司

  张玉富出资的0元对价惹人瞩目,但他实际充当救火队员,出资20余亿元解救了上市公司的股票质押危机。

  根据通化金马7月22日公布的《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》,张玉富以0元对价接收晋商联盟持有的北京晋商96.97%股权,而北京晋商及一致行动人持有通化金马29.98%股票。因此张玉富实际控制了通化金马29.88%的股票,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。

  除了张玉富,于兰军还受让了北京晋商所持的通化金马19.66%的股票。根据《财经时报》报道,于兰军与张玉富虽无关联关系,但曾共同现身对恒康医疗的收购中。

  

  值得一提的是,北京晋商拟转让给张玉富的通化金马的1.9亿股股票还全部处于质押状态,需要与质权人协商,因此交易尚有不确定性。为此,张玉富不仅承担了晋商联盟的3.2亿元债务,还承诺近期向北京晋商提供25亿元现金支持。说是“0元购股票”,实际价格超过20亿元。

  如不是张玉富出手相救,通化金马可能难逃股权质押命运。截至2019年6月30日,其大股东北京晋商负债本金合计37.59亿元,已到期债务超过27亿元,所持上市公司股权全部质押,对应股份市值尚不能覆盖债务。早在2018年8月,通化金马就有47.3%股份触及平仓线,引发股民疯狂抛售。

  神秘富豪曾是超级牛散

  此次拿下通化金马,张玉富终于得偿所愿。此前他尝试同样以“承债式收购”入主恒康医疗,但以失败告终。2018年10月,甘肃首富阙文彬将所持恒康医疗的42.57%股份,以偿债获股方式拟转让给张玉富,占其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的99.57%。这部分股权同样被阙文彬全部质押。

  与这次收购类似,张玉富和于兰军当时也需与债权人达成一致。但2019年3月,恒康医疗发出公告称,张玉富、于兰军仍未能与债权人、法院等相关各方达成一致意见”,并且恒康医疗债务情况还在恶化。4月,恒康医疗发了封公告,感谢张玉富“提供的及时帮助”,并把他请出了局。

  

  直到近两年瞄准上市公司,辽宁富豪张玉富才进入股民视线。他最早为人所知的战绩,是在2010年9月成功发行私募基金“玉富一号”,并注册成立中元融通投资有限公司。2017年9月,中元融通以现金收购了大连国贸、中海石化等27家公司,据报道总资产超过160亿元,一战成名。

  在2018年10月恒康医疗公告里,张玉富的财富版图得以展现:他实控中元融通、大连国贸、中水亚田、中海石化等多家公司,总资产截至2017年底已有191亿元,净资产77亿元。其下属的公司现金流充裕、经营状况良好,并有当地政府大力支持。

  根据《辽宁日报》报道,张玉富早年曾在东北大学任教,20世纪90年代投身资本市场。

  2007年2月,“牛散”刘芳将ST金泰股价从刚过2元拉升到26.58元,连续42个涨停板,引来证监会调查和全国关注。而《南方周末》的文章《赵一系VS刘芳系:造系神话的背后》指出,另一牛散组合“赵一系”正是赵一辉、张玉富和赵一文。

  当时文章认为,比起缺乏投资规律的刘芳,赵一系更瞄准中石化、中石油系统内的回购退市和让壳重组公司。其操作的S*ST石炼化、吉林化工、S*ST化二、皖维高新,大股东名单都出现了张玉富的身影。

  通化金马的买买买

  翻开通化金马年报,人们不得不敬佩它的高成长:从2014年到2018年,营收从2.08亿元攀升到20.95亿元,翻了10倍;净利润从516.56万元攀至3.31亿,4年翻了64倍。

  但高成长的秘密是:北京晋商从2013年入主通化金马,就斥资数十亿元疯狂并购,买下圣泰生物、源首生物、永康制药等10余家公司。根据通化金马年报,其商誉从2013年的0元飙涨到2018年的20.58亿元,占总资产的1/3。

  

  通化金马是吉林通化的一家老牌药企,1997年在A股上市,主要产品有壮骨伸筋胶囊、脑心舒、六味地黄丸、天麻丸等。2013年,刘成文家族入主通化金马,任命女婿李建国为董事长,主导资本运作。

  李建国从政入商,曾创办九鼎投资,在2011年就管理超过100亿元资金。2012年,他作为晋商大佬,还在北京牵头组建了晋商联盟,根据新华网报道,可以说是吸纳了山西煤老板们的钱,帮助他们转型。

  入主上市公司后,李建国开始用并购推高业绩:买下圣泰生物、永康制药、雍康药材100%股权,控股或参股长春华洋等新药研发企业,拿下上海诗健20.96%股权、买下尚未实际经营的江西丰马医药100%股权、买下安阳源首生物100%股权。

  2018年5月,通化金马再次公告,拟以21.91亿元买下五家医院的84.14%股权,包括七煤医院、双矿医院、鸡矿医院、鹤矿医院、鹤康肿瘤医院。证监会终于忍无可忍,在重组问询函发出18连问,质疑标的资产的业绩差、债务多、担保诉讼隐患、关联交易复杂,对收购能否增强上市公司盈利表示怀疑。

  也是在2018年8月,通化金马发出公告称,公司股价连续下跌,因此北京晋商及一致行动人的质押公司股票触及平仓线。按照公告,触及平仓线涉及4.57亿股,占通化金马所有股份的47.3%。北京晋商不得不找来北京轻工,投资不超过20亿元履行质押的补仓义务。

  2019年6月,通化金马靓丽的财报终于被戳破。其将上一年度收购的源首生物营收2.43亿元调减为1158.7万元,净利润4766.75万元调减为372.95万元,此外还更改了2017年和2018年的存货销售、生产量及库存量。

  面对证监会问询,通化金马干脆称是2018年季报数据披露错误,将第四季度扣非净利润从1.28亿元下调为3988.29万元,将第三季度现金流从1.29亿元下调为3835.73万元。这引发投资者愤怒。通化金马试图扩大董事长权力、放宽对收购限制的提议又引来证监会问询。

  至今,靠买买买支撑上市公司业绩的肥皂泡已被戳破,通化金马也无股可押面临被平仓风险。北京晋商找来辽宁富豪接盘,可谓无奈退出上市公司的最后计策了。